Remee

 

也是海。

甲板上的人们大多是才从睡梦中醒来,迈着疾步走向船舷救生艇的方向,没有任何人会停下来,除了提琴手。提琴手们选择在一艘即将沉没的巨轮甲板上完成他们人生中的最后一次演奏,好似仍然在头等舱的大厅里,泰然自若,娓娓道来。

梅林之前吃饭和出席舞会的时候见过他们,哈利可是头一回见。说到哈利,这个年轻人居然是通过开船前一小时的牌局赢得的船票,本以为是幸运女神光顾,能让一个穷小子体验一把“永不沉没的”第一邮轮的处女航,谁能想到会遇上撞击冰山事故呢。

两个人刚刚从三等舱里跑上来,浑身都湿透了,被人群推搡着前进,用尽力气想登上船舷的救生船。哈利拽起梅林也挤进了等待坐上救生船的人群里,让他站在自己身前,盼着起码能够让梅林先离开这艘船头已经被水淹没的大船。

船内只剩最后一个空位,“梅林,你得走了,就现在。我会坐另外一艘救生船的,咱们美国见。”哈利的语气里仍然带着惯有的随性,完全没有一丝慌乱。

“不,哈利。”梅林披着毯子,声音有点抖,但完全不影响他的坚决。

“你得先上船,梅林,现在可没那么多时间。”

“不,哈利,我不能先走。”

“没错梅林,你得先上船,”是梅林的未婚夫,“老天,看看你,一身狼狈。来,披上这个。”他径直走了过来,扯下梅林身上的毯子,脱下外套给他披了上去,完全无视哈利的存在。



救生艇在船员的指导下缓缓下降,梅林转过身,仍然站着,榛绿色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哈利,虽然隔着镜片,哈利也能感受到其中的情感。他自己也知道,并没有什么另外一艘救生艇,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小子,连船票都买不起,在救生船如此紧缺的情况下怎么会有他的位置?于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回望着梅林,记下他的样子,以前怎么没觉得光头这么可爱呢。

小船被降下了整整一层,梅林对哈利也从平视变成了仰视,达到了同二层船舱的走廊平行的位置,看准时机,梅林踏上救生船的船舷,用力一蹬,整个身体都扒在了走廊栏杆上。

“梅林————”哈利和梅林的未婚夫同时叫道。


梅林轻而易举的翻过栏杆,一双长腿一接触到地面就狂奔起来。

哈利也跑向了甲板楼梯的方向,逆着人群前进。刚下楼梯就被一个叫着他名字的梅林扑了个满怀。

“你怎么能下救生艇?”

“You jump, I jump, Harry, right?”


评论(1)
热度(18)

© Rem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