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mee

 

【Kingsman】【Harry/Merlin】Hello, Beloved Husband

配对:Harry/Merlin/Harry

作者:MSiLeT

授权:Feel free to translate, maybe if people like it, do tell me their reaction, I'd love to see them!

原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853176/chapters/29352231

简介:哈利和艾格西终于在泰国发现了昏迷的梅林。哈利利用他和梅林的婚姻状况取得了探视权。


感谢休年太太的辛勤beta!

==============================

第一章

自Poppy被击败的六个月来,王牌特工循序渐进地恢复着元气。这场战役中他们失去了许多同事,然而仍然还有少量忠诚的雇员在被联系到时选择现身。今天,Eggsy和哈利正在去往泰国的飞机上,希望能够找回另一位同事,如果威士忌的足够信息准确的话。她在六个小时前联系王牌特工总部,通知他们一个身份不明的病人正躺在一家泰国医院里,这个人是被清扫Poppy混乱的小队从柬埔寨运来的。之前没人想过通知合众国特工或者皇家特工,直至现在。

尽管内心充满期待,但Eggsy还是有点担心。他们没编造什么掩饰身份的故事,甚至都不确定那是不是他们要找的人,毕竟他们一挂电话就取消了当天的所有计划跳上飞机。他向哈利吐露出他的担忧,“我们怎么知道他是不是梅林?我们可不能就冒然闯进去然后要求见一个和我们没关系的人。”

哈利笑了,呷了一口马提尼,“别担心男孩。我自有方法。”

最终证明,哈利的方法就是闯进病房,要求见到病人,附带着一点策略上的改变。“我收到了关于一名神秘病人的消息,我需要看看他确认是不是我丈夫!他已经失踪好几个月了,我一直都在四处找他,我拒绝和他再多分开一秒!”哈利对接待员大声说道,理直气壮声音里命令感十足。那种让人没得商量的语气。

Eggsy震惊了。哈利和梅林,结婚了?什么时候?为什么?怎么结的?还有其他一连串的问题跳进了Eggsy的脑子里,如此之快以至于搞得他都有点晕,但多亏了Kingsman的训练,他成功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表现得十分冷静。随后,哈利向接待员出示了一份证明他们婚姻状态的文书和一张梅林的照片。

等了一小会儿之后,一名医生出来接待他们,给哈利看了(当然Eggsy也成功瞥得一眼,多亏了Kingsman的训练)那个无名氏的档案。那就是梅林,尽管他瘦了不少,大部分头部被绷带盖住,双眼紧闭。医生告诉他们这位病人的头和上肢躯干遭受了严重的创伤,也失去了两条腿,一条膝盖以下都没了,另一条则是在大腿处截断。他同样告诉他们梅林自从入院以来就一直处于昏迷状态。Eggsy能看出来尽管哈利的声音平静,对医生不失礼貌,但是他的神经紧绷。左手在身侧握成拳,姿势也更容易读懂。医生给了他们进入梅林病房的放行。

他们一进入房间,哈利就卸下了他的伪装。一看到梅林躺在病床上,缠着绷带,身上连着各种各样的机器,他的眼眶就红了。他一动不动地站着,盯着梅林,直到Eggsy抬了把椅子到床边让他坐下。Eggsy看着梅林,同时感到安心和痛心,安心是因为他还活着,痛心则是因为梅林为了保护他和哈利所遭受的一切。现在他们的梅林回来了,如果有人胆敢伤害他,那怕有伤害他的想法,Eggsy愿意上去拼命。

Eggsy等着哈利缓和下来,问他:“你和梅林真的结婚了?为什么你们之前都没告诉过我?”

“我们有书面的民事伴侣关系,Eggsy。我们想为像现在这样的情况做好准备,或者一方突然死亡的情况,比如肯塔基那次,所以我们在同性婚姻合法之后就签署了一份文件。”

“所以,没有宏大的秘密爱情故事?也没有浪漫的求婚?”

“没有,Eggsy。”哈利笑得有些拘谨。
“多令人失望!我一路上还一直想试着找出你们所有小动作背后的解释呢!”



“Eggsy,当下重要的是我们找到了梅林。我们需要评估他的状况,为他寻找最佳恢复方案,判断是让他呆在现在的地方还是坐飞机回英国。”哈利转移了话题。

Eggsy看了看哈利,并没完全买账,不过还是让那个话题过去了。“你坐在这儿陪着梅林,我跑去把医疗档案传回总部怎么样?那样的话我们的人能评查这些档案,也方便给我们最好的建议,你觉得怎么样?”

“听起来是个绝佳的主意,Eggsy。谢谢你。”

Eggsy离开房间之后,哈利抬头看向梅林的脸,“你好,亲爱的丈夫,”他停顿了,终于忍不住流露出一个悲伤地微笑,“你总是讨厌我那么叫你,不是么?总是告诉我别开玩笑,有点专业精神。”


 

       --------------------------- 闪回至2005年12月初 -------------------------

 
 
当办公室的们被打开又关上的时候,梅林从工作台上抬起头。不出所料,走进门的哈利今早看起来有点高兴得过头。没有其他人敢不敲门就走进这间办公室,毕竟所有人都了解他在心情不好的情况下会向闯入者开枪。 
 

“你好加拉哈德,今天我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梅林,我之前一直都在思考这件事,就在刚刚,我想出了个最棒的注意!”哈利露出的表情像是一只偷吃到点心的猫。 
 

“听起来可不怎么棒。” 
 

“得了吧,你和我都清楚我们一样聪明。我的主意通常都绝妙无比!” 
 


“或者灾难重重。”在哈利有些愤慨的眼神下,梅林假装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好吧,给我说说你那令人赞叹的注意。” 
 
“我们应该结婚!”哈利大声说。 
 

“抱歉,什么?”如果梅林在喝茶,他应该会把它们狂喷出来,像那些上了年代的卡通片里一样。

 
 
“这是个好主意,梅林!” 
 
“在某些别的星球上,它可能是个好主意,哈利,但是它的薄弱之处在于,我们是在地球上。” 
 
“不,不,听我说!”梅林点头示意哈利继续,“一旦我们缔结了民事伴侣关系,万一我们之中的一个,有可能是我,可能会身处在不知道是哪儿的医院里,另一个能享有探视权和决策权。如果我们其中一个死了,另一个能帮忙打理一切,那样的话我们留下的财产就不会落入他人之手,避免暴露Kingsman的风险!”
 
 
“Hmm,确实讲得通。但是为什么是我?”梅林问道,仍然没有完全买哈利的账。

 
 
“梅林,我们是朋友。我诚实点说,你是我最亲近的朋友,我唯一信任的人。”哈利在这些说出这些话之后又罗列了一堆好处。“你知道我的医疗记录,比我知道自己左手的脉搏还清楚,你知道我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大概你知道的我的亲戚数量比我自己知道的还多。”眼见梅林准备开口,哈利举手示意他还没完,然后继续。“我同样也知道你很多东西,可能没你知道的我的多,但是你能够信任我听从你给我的任何指令,我一直都在这么做,持续了大概20年。我知道我宁愿把哈特家的产权们托付给你和你的判断力,而不是某个我未曾谋面的饭桶堂弟。我希望你和我有同样的感受。”

 
 
梅林坐在那儿,好一会儿都没说话,而哈利变得越来越紧张。 
 
“行吧,你不喜欢这个主意。很抱歉我提了出来。你就当这一切都没发生过。”哈利说得很快,给自己找台阶下。 
 
梅林笑了起来,一开始只是轻笑,后来演变成了捧腹大笑。哈利的表情从紧张到疑惑再到受伤和气愤。他斥责道:“你没必要像那样嘲笑我,你个混蛋。” 
 
梅林看出哈利有多么不安,马上就不笑了。他飞快地站起身走向哈利,把一只手搭在哈利的手肘上,“哈利!哈利,我很抱歉。我没在嘲笑你,或者你的发言。你刚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车灯前的鹿,我发觉这很有趣。我从来没见你这样过。拜托。” 
 


哈利的怒火被驱散,在梅林的触碰之下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放松下来。“所以,你不讨厌这个主意?” 
 


“我认为它确实有他的优越性,并且我感到十分荣幸,哈利。我当然愿意把我的初版科幻小说和魔幻小说收藏还有顶级机密设计图交付给你,而不是一个连理解他们都做不到的远房醉亲戚。如果你对此肯定的话,哈利,我同意这样的安排。不过我们还得说服亚瑟。”梅林说。看起来有些害羞和紧张。如果你离得足够近,能看到他脸红,但他宁死都不会承认的。
 
 
“就说是为了Kingsman,就算那个老腐朽也不能说不。”哈利的笑容如此闪耀,梅林愿意为了留住那份笑容付出一切。

  
 

                ------------------------- 现在 -------------------------

 
 
“那确实不是一个浪漫的求婚,”哈利对一动不动的梅林说。“我应该单膝跪地来征得你的同意。我是如此惧怕你可能说不,从而终结我们的友谊,我受不了那个。他们说民事伴侣关系即将合法化的时候,我脑子里就窜出了这个主意,又花了几周来烦恼到时候我该说什么,该怎么用不那么绝望的语调说服你和我结婚。”

 
 
哈利停了下来,抓起梅林的左手然后双手握紧了它。“你知不知道我甚至给你买个了戒指?我从来没把他给你过。我该给的。我们结婚的那天我也带着它。我们办了个多么隆重的婚礼啊,不是么?”

  
 


     -------------------------闪回至2005年12月21日-------------------------

 
 
“我们非得在今天做这个么?”梅林努力在人海之中边寻找方向边抱怨。他一定是把不满宣泄到某对朝他撞过来的微醺而且嗨得过头的情侣身上了。如果这些醉鬼把啤酒洒在他才熨平整的定制西装上,他一定会对他们大发雷霆。 
 
“哈米什,你为什么在我们婚礼当天脸那么臭?开心点!”哈利一贯的明亮作风并没让梅林好受些。不大且乏味的登记接待处挤满了人。还有人在外面边排队边庆祝的。他是如此渴望能回到自己安静的办公间里,一个人在自己值得信赖的电脑上打字。他嘟囔:“我们可以等到新年再来,该死的,哪怕明天再来都行,那时候肯定就不会像现在一样那么挤。”

 
 
“我亲爱的,你的团结精神哪去了?冒险精神呢?还有自豪感?今天可是英格兰民事伴侣关系合法化的第一天。我们一路走来,从冒着被起诉的风险到能和所爱之人合法地缔结一段关系,走了40年。这真的很伟大,我可不想错过这个!”
 
 
梅林在某种程度上同意这点,哈利说的没错。可他就是不愿意转过头来承认自己被击败了。“请原谅,大概是因为我的冒险精神都被用在年复一年地跟着你从一个糟糕的决定到另一个了。” 
 
哈利没有接招。他只是转向梅林,然后略微笑了笑。“那么我希望今天不会成为另一个让你失望的糟糕决定。”

 
 
正中红心。梅林被击败了。在那一刻,哈利可以让他做任何事情,他都会甘之若饴,更不用说是和他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结婚了。当然了,是假结婚,但是他能从中得到一些真的东西。

 
 
“想象一下,如果我父亲活着看到这个,他肯定会破口大骂!”在长队里等了不小一会儿的哈利说。

“比起和一个男人结婚,你父亲应该会对结婚对象是一个身无分文的中产阶级平民苏格兰人而感到更生气些。”

 
 
哈利假装被惹恼了。“打断一下,但是请不要这样谈论我未来的丈夫,先生。我会让你知道他是一位相当体面的创作者,为一家名声在外的裁缝店工作,收入可观,不仅能养活我还能满足我的所有需求。除此之外,他还是我见过的最英俊的苏格兰人!”

 
 
梅林真的脸红了。他试着掩饰自己的窘迫。“拍我马屁可没什么用,哈利。我已经同意和你结婚了。”看着哈利咧嘴而笑,梅林也开始笑了起来。“说真的,一个苏格兰人,工人阶级,男人。你父亲可能会心脏病复发。” 
 
“还好他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哈利说,有些严肃。 
 
“哈利!”梅林轻斥,但很快就忘了这事。

 
 
他们缓慢地前进着,前面的队伍也变得越来越短。梅林假装没有感受到哈利的手一直都放在他的腰上。签了文件之后,哈利遵循传统,把他拉了过来然后吻了他。那是梅林一生中最快乐的一天。
  
 

               ------------------------- 现在-------------------------


 
 
“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一天,哈米什。”哈利的声音哽咽了。“我还没说到在因为有人对我们出言不逊之后,我们大打出手的那段,以及不在计划中的新婚之夜呢。那是我有过的最美好的性爱体验,不过我得承认,就算没有它的话也够满足了。”他停顿了一阵儿。“我该满足的。” 
 
“但是我没有满足,哈米什。将近10年的时间,我一直想知道如果这一切是真的会是怎样。我想公开握住你的手,每日每夜我都想告诉你我有多么的爱你,我想和你住在一起,养几条狗,你的书和衣服和我的混在一起。我如此的渴望这些,但是却什么都没做。” 
 
“你怎么能受得了这个,哈米什?我失踪的一年对你造成的伤害是不是也像你失踪的六个月对我造成的伤害一样?你真的在乎过么?为什么我告诉Eggsy我孤身一人的时候你不反驳我?我那样说是因为我害怕你会听到我所有的悔憾都和你有关。没有一个晚上我不曾期待能在梦中与你相遇。每一天我都在希冀,祈祷我能找到你,因为我们从没发现过你的尸体,但是每个夜晚我仍然能听到你在我耳边抱怨我没能救你。我离发疯就差最后一根稻草了。” 
 
“现在我找到你了。拜托,回到我身边来。我保证,这次一定单膝跪地,正式向你求婚,我会拿着那枚一开始就该给你的戒指。我们现在真的可以结婚了,哈米什,不再仅仅是一份民事伴侣关系。我允诺成为你所要求的最佳丈夫。如果你不想和我结婚,并且当面嘲笑回来的话,那也没什么。”哈利迟疑了一下,“好吧,确实是有些什么的,那会让我心碎但是我会受着,因为起码你回来了,所以拜托,再帮我一次,求求你醒过来吧。”哈利把头放在了他和梅林的手相握的地方,闭上双眼,任由眼泪流淌下来。 
 
病房外面,Eggsy也在流泪。他并非有意窥探,只是想照看一下哈利,毕竟他从没见过哈利失魂落魄的样子。而现在,他会跑得越快越好,然后把那些档案们都发给总部。他们会把梅林带回去,他们会治好他。看在梅林和哈利的份上。 
 
 
 
TBC


评论(1)
热度(38)

© Rem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