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mee

 

[Harry/Merlin]Hello, Beloved Husband Chapter 2

感谢@Zypher 的辛勤beta!

距离他们把梅林带回英国已经有三个月了。Kingsman的医生们向他保证,梅林正在良好地康复中,不久的将来就会苏醒过来。威士忌上个月过来检查梅林的身体状况,她也向哈利保证,事情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另一个好消息是他们找回了活着的兰斯洛特和帕西瓦尔。由于Roxy所处安全屋的坍塌,她全身多处骨折,颅骨也骨裂了几处。好在并没有其他别的事情需要医生担心。Martin就幸运多了,他由于任务出门在外,仅通过家里的加密线路参加圆桌会议,本人并不在家中,因此得以能够毫发无损的逃脱。也正是他找到并带回了Roxy。Eggsy,哈利,Martin,甚至是临时在轮椅上的Roxy都加入到了轮流照顾梅林的行列里,这样的话其他人就能够去处理一些个人事务或者Kingsman的公务。

哈利现在只想同他最亲密的人待在临时总部,然而Kingsman必须放在第一位。当下,他正在苏格兰监督Kingsman的新酿酒厂和它下方苏格兰基地的建造情况。他们已经决定分散部署,以免再次发生被一锅端的惨剧。

裁缝铺和最初的总部也正在被重建,这次他们采用了最先进的防御系统。哈利叹了口气,每当事情涉及到技术层面,他总希望能得到来自他的魔法师的意见和专业辅助。他无比希望梅林能够尽快好起来然后给他提供点帮助,因为有时这些技术上的玩意儿真的挺让他摸不着头脑的。

突然,哈利的眼镜响了。他刚一接通,就听到了Eggsy气喘吁吁地,仿佛是从人群中跑出来就为了抢个麦克风那样冲他喊,“哈利!哈利!快回总部!我正在路上呢!”

“Eggsy,发生什么了?”他稍微有些惊慌。“我们被攻击了?大家都还好么?”

“不!不,不是那种事情,”Eggsy听起来并没有放缓速度,“Roxy的呼叫!梅林醒了!他睁眼了!”

有那么一瞬间,哈利说不出话,然后他也开始跑了起来。“Eggsy,你现在在哪儿?你能尽快见到他么?”

“没问题,哈利,我在伦敦呢,不到30分钟就能到。”

“很好,告诉梅林我在去总部的路上。我会用最快的方式过去的,哪怕是我自己开直升飞机过去。”

“哈利!你只有一只眼睛,如果你敢驾驶那辆直升机的话,我向天发誓,梅林非得亲手宰了你不可。”

“那也得需要他能够先宰了我!”

“哈利,老兄,你要是开直升机的话,我会帮他宰了你的,打给你的飞行员!我要下车了,待会见!”

------------------------- 三小时后-------------------------

哈利走向了医疗翼,如果你要问的话,是一段长得要死的路。他甚至能够听到梅林的“又迟到了,先生”的声音在他脑子里萦绕不去。
所有在梅林醒来时想到的绝妙主意不仅消失殆尽,而且他还在这个自己丈夫终于回到这个世界的时刻迟到了。不是说他不感到开心,他的心情早超越了开心,但是内心深处又有一点懊恼,为什么不是昨天,不是他一整天都守在梅林身边的那一天。当他终于接近梅林的房间,Eggsy正推着Roxy出来。一看到哈利,Eggsy瞬间提起了精神。“来得正是时候,哈利。是什么耽误了你那么久?”

“不得不饶了点路。我是最后一个么?”

Eggsy淘气地笑了笑,“并不,算你走运,帕西瓦尔现在还在欧洲大陆呢!”

哈利长呼了口气,“感谢上帝的恩惠。”

Eggsy,还有Roxy都凑进了哈利。Roxy告诉他,“梅林还醒着,在他睡着之前进屋和他聊聊,Arthur。”Eggsy点头然后接着Roxy的话茬,“她说的没错,而且据我所知你有不少想聊的。是吧?祝你好运!”随后他们离开了。

哈利一个人站在门前,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犹豫不决。一直涌动的肾上腺素沉降下来,有关于这一切荒谬的疑问涌入脑海。如果这是一个梦呢?如果他推开门之后看到梅林依旧处于昏迷状态或者更糟?又或者是死亡呢?如同之前他做过的噩梦一样。

“你个懦夫,振作点!”他喃喃自语。深呼吸之后推开了房门。

映入眼帘的景象让他几乎落泪。坐在床上的真的是他亲爱的哈米什,他的背后垫着好几个枕头。梅林一看到哈利就露出了笑容,有点疲倦但十分真诚,绝对是哈利所见过的最美好的场景了。“你好,加拉哈德。”梅林用那句他们都熟悉的话和他打招呼。

“你好,亲爱的丈夫,现在我是亚瑟了。”说着,哈利无法自已地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梅林身前,仿佛每一步都踏在云上。

“上帝,请原谅我,陛下。我本应站起身来正式地向你行礼但是……”梅林自嘲地指了指他的双腿。

哈利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抬手抚摸着梅林的脸,一直看着他的眼睛。“哈米什……”他哽咽了,声音破碎而沙哑。

“哈利……”在被哈利紧紧拥抱住之前,梅林只来的及说出一个词。他能感受到哈利的颤抖。

“你回来了。你真的回来了,活着地,在我怀里。”哈利哽咽着,仍然靠在梅林身上。

尽管有些疼,梅林还是举起了缠满绷带的双臂搂住了哈利让他靠得更近。“我在这儿呢,哈利。看起来似乎我们共处的时光还没到终点呢。”

“你说的没错,离终点还远着呢。”哈利的声音埋在梅林的衬衫下面,有些模糊地传了出来。“是的,陛下。”梅林轻笑。

平静了一会儿之后,哈利意识到自己还在仅仅抱着梅林,事实上有点太紧了,紧到可能会伤到他。他松开双臂,问道:“我伤到你了么?抱歉,我有点太不知所措了。”看到梅林摇头之后,哈利松了口气。他坐到床边的椅子上,然后有些害羞的冲着梅林笑了笑。“你感觉如何,哈米什?”

“浑身都疼,我甚至能感受到幻肢痛,不过我很开心能够活着,也没有失忆。”

“那么就不需要王牌特工的测试了。”哈利咧嘴,眼底有些湿润。

“该死的当然不需要,哈利。”梅林也跟着咧嘴而笑。有那么一会儿,他们两就静静地一块坐在那儿。哈利用这段时间整理自己的思绪,为接下来要说的话组织语言。

“听着,哈米什,我现在需要告诉你些非常重要的东西。”

“我刚从一段昏迷中苏醒,哈利,就不能等几天么?”

哈利犹豫了,然后恳求地看向梅林。“在泰国找到你的时候,我就允诺在你回到我身边的时候要做这件事。纵容我一次吧,拜托?”

“那好吧,哈利,你想说什么?”梅林好奇心满满。

“我现在记住你喜欢John Denver了,比其他音乐人都喜欢。”

梅林听到这句话不安地笑了下,“那确实没错,哈利,但是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在今天说这个那么重要。”

“请让我说完,我现在已经足够紧张了。”

“好吧,你继续。”

“哈米什,我告诉Eggsy,当我中弹的时候,只感到孤独和悔恨,我没想到任何人。那是个谎言。我不想说出真相,因为那时候我知道你听得见。我不想让你知道我充满悔恨的原因来源于所有想对你说话和想和你经历的一切。关于没有过任何人那段我说谎了,因为我不愿意向Eggsy解释太多,而且注意力应该是在他和Tilde身上。那时候我的记忆还没有完全回来,不打算在不具备完全心智能力的时候考虑那么复杂的东西。真是个糟透顶的决定。在那时的我离开之后,就遇上了人生中最糟糕的时候,比我自己决定要死了那时候还遭。我看着在这个地球上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被炸死,甚至一滴眼泪都不能流。”

“你失踪的那六个月,没有一刻我是不在想着你的,当然还有那些我们彼此相伴的时光。甚至在我梦境里你也一直萦绕不去,说着我让你失望了。我不知道两年前你是怎么熬过来的,可能你更善于控制自己的情感,可能我对于你来说没有你对于我来说那么重要,我不知道,但是我已经不在意这些了。你在这儿,此时此刻,这才是最重要的。”

趁着梅林还处在震惊之中,哈利从自己的西装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盒子,单膝跪地,望向梅林。他打开盒子,是一枚在边上有着复杂图案的铂金戒指。

“我在我们签署伴侣协议前就买了这只戒指,但是我却等到现在才敢向你求婚。我爱你,Hamish Andrew Ferguson,你能和我结婚吗?我的意思是,这次是真的。我将竭尽所能的爱你,珍惜你,给你幸福。”

哈利等待着一个答复,但过了好一会儿,还是什么也没有。看起来梅林像是冻住了,变成了一尊雕像。

哈利不情愿地说,“好吧,通常这是到了你要么说是,让我小小地失望一下或者直接当面大声嘲笑我的那部分了。这份安静对我的老心脏可没什么益处。”

梅林张了张嘴,又闭上了,眨了眨眼,然后又张开了嘴,但是还是没有发出声音。哈利看起来频临心脏病发作的边缘,他开口,“抱歉,哈利,求婚可不像是一个刚从九个月昏迷中清醒过来的人应该听到的内容,我需要时间消化一下信息。”

哈利有点泄气,所有的虚张声势都离他而去。他清楚这项要求完全合理,他也不应该要求梅林立马作出答复,但是如果说他不期待梅林马上说是,然后他们共享某种真爱之吻,并且之后的每件事都按照计划进行,那么他就是在撒谎。多么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他试着回以微笑,“当然,我的爱。你一定很累了,应该休息。我很抱歉一下子就给你说了这么多。我只是觉得有些不太好,保守着我们已经结婚了的这个消息这么久,生命明显值得更加宝贵的事情。”哈利站起来,即将向门的方向走去,但是梅林伸手拉住了他。“哈利,坐下来。”多年的条件反射使得哈利在不需要思考的情况下就服从了梅林的命令。现在换梅林盯着哈利看了,而哈利开始低头盯着自己的双手,仍然握着那个小盒子。

“你是认真的?”梅林打破了沉默。

“每字每句。”哈利没有抬头。

“我现在残疾了,哈利。看看我,我对每个人来说都将是个负担,你确定?”

“甜心,没错,你的长腿简直美到引人犯罪,但它们可不是我爱你的唯一原因。没了它们,你也不是一个负担。不论你的答案是什么,我都会在这儿帮助你度过这一切,就算你对我生气的时候,对我大吼大叫的时候或者让我滚开的时候也是。我喜欢全部的你,就喜欢你这个样子,在任何时间,在任何地点。”

“从什么时候开始?”

哈利干笑了几声,“我不知道?我不能精确地指出我爱上你的确切时刻。有太多瞬间了,横贯了这么多年,以至于在我意识到它的时候,就打算问你要不要和我结婚。”

“那……那天,不仅仅是因为工作原因?”

“是的,我只是想找任何能够让你说是的理由。毕竟如果我听起来太急切渴望的话会把你吓得落荒而逃。”哈利笑得有些勉强。

紧接着梅林做了件让哈利完全意想不到的事,他笑了。“好吧,”

哈利叹气,抬起头看向梅林,“你在笑话我,我能够有幸得知其中的原因么?”

“你是一个傻瓜,”梅林示意哈利在准备翻脸之前先让他把话说完,“我也一样。”

“那又是什么意思?”

“答案是是。”

“那说不通!你刚刚用“是”回答了一个要问什么的问……”哈利的声音弱了下来,然后睁大了眼睛,“是?”

梅林的脸上仍然挂着微笑,“是的,我会和你结婚。”

现在轮到哈利说不出话来了。他只能坐着,盯着梅林。“是……是的。”他重复道。

笑声又回来了。“哈利哈特,说不出话,简直奇观。不过说实话,我本来期待你的表现会更生动点呢。”

下一个场景就是梅林发现自己抱住了一整个哈利哈特,重重地撞在他身上,他觉得自己肺里的空气都被撞飞出来了。“唔,那一下挺疼的。”

哈利甚至激动到过呼吸,他开始喋喋不休,“你说是了。你说了是!我的天!你真地说了是。”

梅林拍着他的背,轻抚着他。“如果那时候你就这么问我,我早就应该说是了。我们作为内勤——外勤搭档的第二年我就爱上你了。你正遭受敌人的强火力压制,仍然设法把那套限量星战手办偷了回来,完好无损的当作纪念品送给我,仅仅是因为你听到我随口提到过一次喜欢星战系列。绝对坦诚地和你说,那时候我就该说‘是’的。”

“你之前怎么一点都没提过?”

“许多原因,要我说的话。首先,这很没有专业精神。作为一个上线和他的特工坠入爱河这种情节既老套又危险,更不用说他会对团队大环境有什么糟糕的影响了。要是人们指责我偏爱你怎么办?如果你对我没有同样的感觉,那不仅会尴尬无比,还会影响到任务。还不仅仅是这些,亚瑟还是个喜欢挑剔的老混蛋,如果他察觉到什么,一定有我们好受的。其次,你可是哈利哈特,你可以得到你喜欢的任何人。而我只是个缺乏家教而且平庸无比的苏格兰呆瓜,还是大部分时间都泡在书和电脑里的那种。大概我应该满足于做没有感情羁绊的朋友吧。接着你就邀请我缔结一段民事伴侣关系,我便急急忙忙地抓住了这次机会,无需多问,得到了我想要的。”

“我们一直是两个傻瓜,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哈利吸了吸鼻子,脸仍然埋在梅林的肩上。

“V-day之后去清理你的遗物的时候,我嚎啕大哭了一场。我发现了戒指,你懂的,我一肚子问题想问。你买它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你没把它给我,甚至它是不是要给我的。我觉得我再也不可能有机会问出这些问题了。在情感上我选择关闭自己然后继续前行。Kingsman,特别是Eggsy,需要我。帮助他完成之前你对他的期望,是一种把你留在我心里的方式。有时我会梦到你向我求婚,我们就在朋友们的见证下在某个苏格兰的小岛上举行婚礼,在你第二天早上执行任务回来之前的那个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放任自己稍稍沉溺于这个幻想之中。当我们找到你的时候,你丧失了记忆,后来你记忆恢复但并没有真正的恢复,我整个人都被击垮了,如果那个时候你要我放你离开的话,我会答应的。”

“请别放我走,我是不会放你走的,哈米什。而且现在也不再是个幻象了。我爱你,我想和你结婚,想为你做任何事。”

“我也爱你,哈利。”梅林说着,眼泪从他的脸颊滑落。

“我可以吻你么?”

“是的,哈利,你能吻我。”

哈利抬起头,用手捧着梅林的脸,然后把自己的脸凑近,梅林接住了他。这是一个充满爱意和渴望的吻,虽然没有魔法出现,梅林的腿没有魔法般的痊愈,但哈利十分确信,这是真爱之吻。

评论(1)
热度(20)

© Rem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