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mee

 

【KSM/梅哈】旧乡无遗事 (故园风雨后 半AU) 3

-JU-:

写这个au 纯属自我满足


非常非常喜欢这个故事的气氛,所以忍不住写,剧情性相对弱一些,但是写起来真是莫名的神清气爽


——————


看看,一个上尉。


Merlin从未想过自己和Harry能够再见,威尼斯之旅后,他们之间发生了许多并不愉快的故事,没有反目成仇,但似乎比那个更糟糕,Harry从不对他恶言相向,他像火光一样照亮Merlin的生活,Merlin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后Harry却决定自己熄灭它。


距离他们上次对话已经过去了许多年,Merlin对着反光的玻璃整理自己的腰带和肩章,他一时间回忆不起具体的年头了,大概有十三年吧,那时Harry在摩洛哥的一家医院里养病,医生说他的一个肺里充满积水,很虚弱但尚有痊愈的可能,前提是他不再酗酒,Merlin希望Harry能同他一起回伦敦,Harry就坐在一把藤椅上,盯着花架上的藤蔓拒绝了他。


他的妈妈变成了一个病痛缠身的老妇人,透着股奄奄一息的绝望,她信仰的上帝带不回她的儿子,更无法留住她的女儿,故园山庄里只剩下了她自己,她如此走投无路,以至于拜访Merlin成了唯一的选择,此时Merlin刚刚毕业并决定入伍,这位夫人请求他去摩洛哥把自己的儿子带回来。但显然Harry不想为了家人回到伦敦,为了Merlin就更加荒谬,于是那些关于亲人的游说变得毫无作用,而Harry对故园的近况并不诧异,仿佛上帝已经告诉他这就是命运的安排。


Merlin始终不理解Harry对于上帝的感情,他和家族里的每一个人一样(除了他们的母亲),是个厌恶乃至憎恨上帝的天主教徒,信仰像铁链一样永远禁锢着他的思想和行动。


Merlin没有资格表示同情或惋惜,因为自始至终他都站在他们的生活和人生之外。


车停在大厅的入口处,Merlin本能地挺直脊背,一只军靴率先迈出车门,然后是戴着羊皮手套的右手,他甚至考虑过重名的可能,但Hart并不是一个可以随随便便碰到的姓氏。


他们的见面会怎样,是否尴尬,是否冷淡,是否带着久别重逢的释然,Merlin觉得自己变成了娘娘腔,懦弱婆妈,在几秒之内就想象出了无数种可能。


“下午好,长官。”Merlin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和自己的老朋友握手了,他试图找出一两处自己熟悉的地方,然后发觉,无论熟悉或陌生似乎都是无关紧要的。


“下午好,Ryder,”对方把帽子夹在腋下,Merlin看过去,发现他右眼上包着几层厚厚的纱布,暗红色隐隐约约透过来,头发短了许多,有几撮就那么翘着,鬓角和前额仍能看到卷发的影子,还是那种栗色,“今天天气不错。”


“对,是,没错,”稀松平常的问候让他松了口气,随即又莫名紧张起来,他想克制自己不看向右眼,却忍不住,“适合动工。”


“哦,弹片的杰作,”Harry笑了一下,一只手捏着手套,“放轻松,朋友,我还活着,你也活着,战争年代恐怕没有什么更幸运的事了。”


比这幸运的还有很多。Merlin并不习惯Harry的新形象,但不可否认每个人都在变,比如他剃了头发,故园荒无人烟,父亲死于肺痨,只有战争永远在继续,那么他凭什么奢求Harry还是那个该死的混蛋呢。


虽然他现在看上去更像个一本正经的混蛋了。

评论
热度(24)
  1. Remee-JU- 转载了此文字

© Remee | Powered by LOFTER